欢迎来到长春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物

九玄邪尊一千一百九十三章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九玄邪尊 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水琅宫的中枢地带其实就是一个布满了各种禁制的空旷房间,如果外人敢强行入侵,那下场绝对会是在顷刻间就化为霁粉。

正中间立着一个透明的红色晶体,犹如柱子半上下支撑着这做房屋。楚南毫不犹豫的便走向前去,伸手附在其上,同时闭起了眼。

“嗡嗡嗡”

仿佛有什么力量侵入了楚南脑海之中,却是无比的温顺没有任何恶念。完全一片空白的的识海地带突然浮现出一片景象,仔细辨认下去竟然是水琅宫的鸟揽图。

“看来这次过来的人还真不少啊,可惜他们注定不会有什么收获咯。”察觉其中气息不一的修者们,楚南摇头笑道,突然调北京现代:期待“魔法”动一股内力直接打入了红色水晶圆柱之中。

顿时,整个水琅宫都剧烈的摇晃了起来。天空中原本用于阻碍海水涌进的屏障呈现出土崩瓦解的势头,开始不断朝着里面滴水。

所有阵法几乎全部都被激活,甚至有几个倒霉的刚刚寻到一件神器,就在须臾之间随着手中的武器一齐被浩荡的力量给震成粉末。

无数絮乱的能量在这周围空间来回飘散随意冲击着,仿佛想要将一切外来物品都夷为平地。楚南稍微变换了一下声音,变得格外沧桑与年老,甚至还有些雷震九宵的势头就着水晶柱对整个水琅宫都发动了喊话。

“所有的外来者们,水琅宫归属楚家所有,并非无主之物。半刻钟之内如若你们还没有顺着原路返回,我将会直接封闭这里,让尔等全部都死在这。”

原本还在疑惑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的众人们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纷纷惊讶起来,几乎同时朝着四周看去,想要寻找出説话之人。

部分实力低威列如真仙一类的修者原本就是抱着混水摸鱼的念头,在听到这话之后虽然仍旧有diǎn怀疑,但还是一咬牙就冲了出去。

毕竟这周围各种阵法的激活可是真的,他们可是亲眼看见过一名刚刚踏入神变不久的强者直接被那恐怖的能量完全碾压成了粉末,连防御罩都不起半diǎn作用。

如果换作他们,恐怕下场之会更加凄惨吧。

有担忧xiǎo命直接退的,自然也有奉行富贵险中求的修者。他们好不容易来到水琅宫一次,就这么退去又如何甘心?并且他们这群人进来已经不知道有多久了,按常理説要驱赶早就该驱赶,何苦要等到现在?

等于説,一定有人控制了水琅宫的某个地方所以才发出声音恐吓他们。只要这里人去楼空,那所有好处就都是他的了。

至于説这里是什么楚家的产业,不少人都嗤之以鼻,满满不相信的念头。要知道,水琅宫可已经开放了接近数十次了,每一次能够或者从这走出去的人基本上都是满载而归。难道説先前那些东西都是楚家人大方没事让出去的?这显然不可能。

“各位有没有兴趣联手,先把这人给抓出来?”共同的利益面前,再打的矛盾都是浮云。也不只是谁先开口牵线,大量修者都纷纷靠了过来,明显是同意了这个提议。

楚南站在水晶石的面前,虽然听不见他们再説什么,然而根据众人多做外加神态缺一就可以判断得出,嘴角不由浮现出一抹坏坏的笑意:“没办法,提醒过你们了,非要做死就怪不得我。呼,不过话説回来我也该撤了啊,不然一旦被掩埋其中那可就不好玩了。”

説着,楚南细细在这中枢地带打量了一番,忽然走到一面光滑的墙体之外,伸手就探了过去。顿时一座隐藏的石门被他轻而易举的拉开,仿佛根本就没有半diǎn阻碍。

又是一条黑色的甬道,其中没有半死声音,甚至连楚南的呼吸声都清晰可见。然而这回他却并没有半diǎn害怕,而是将这当做一马平川的道路一路冲了过去。

手中的xiǎo狐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再度陷入了沉睡之中,安静的犹如一条慵懒的猫。楚南在奔跑的同时还刻意控制了自己的步伐,以避免将其惊醒。

甬道的尽头出人预料,竟然还是一片无尽的黑暗。头dǐng上的光源仿佛正在被不断吞噬,根本就没法照亮其中的任何一物。

这里,就因该是之前的入口吧。

楚南双脚一踏,身体犹如轻盈的鸿燕,直接冲出黑暗来到了蔚蓝色的大海之中。片刻后,又是一群受到声音威胁或者是觉得自己好处拿够的修者从中显现出身形,随即便转动脚步直接飞向了天边。

“楚南,你没事吧。”突然,远方冲来一道白色的光芒,像是谁挥打出剑影。后者见到他之后微微一愣,但很快就松掉了警惕:“你怎么在这,不是因该走了么?”

“都过了三十天了,我见你久久未归,所以便替换了师傅派来的人,亲自等你出来。”白斩没好气的説道,同时又像个好奇宝宝般细细打量了楚南,最后终于还是没有忍住的问了出来:“这几天我询问了一下血魔头的事情,那个人不会真是你吧。”

“这些不重要,等会再告诉你。你説我已经有三十天都未出来,可是我明明才进去不过几个时辰啊?”

虽然楚南算上封印的记忆那回不过是第二次进入水琅宫,可从来都没有听説过里面的时空与外界是不一样的。还是因为某些变故,导致时空被强行弄乱了?

可是,这也太夸张了吧。

“这我就不知道了,哦差diǎn忘记,院长説等你出来之后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学院,他有要事相商。若不是你今天出来了,我怕都会自己下去找你。”

白斩耸了耸肩表示不知,但很快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忙开口。

楚南略微有些疑惑,心中也逐渐沉了下来,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么着急,到底是什么事情。白斩,我们马上回去。”

“走。”

没有半diǎn多余的等待,两人身影化为一蓝一百的直线光芒,在天空留下长长的轨迹,径直朝着学院的方向冲了过去。可是没多久,白斩却又突然喊停,有些懊恼的拍了拍脑袋。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楚南一门心思都放在了学院之上,于是便漫步经心的问了一句。后者有些尴尬的从纳戒之中取出了两枚透明晶石,丢了一枚给了对方。

“差diǎn忘记了,师尊给了我这个,説只要寻到你直接捏碎回去就好。”

“不早説。”楚南扫了一眼手中的透明晶石,虽然看起来普普通通,可却能清晰地感觉到里面包含了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

如果完全施展开来,真没人知道究竟会出现什么。

按照白斩所説的,楚南唯一用力,那晶石瞬间就四分五裂开来。一股磅礴的空间之力顿时蔓延全身,将其直接拉入了空间之中,但不过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便又恢复了平静。

再度睁眼,两人已经处在了第三十层。杨问仿佛早就猜到他们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一样,所以在面对楚南身影的时候没有半diǎn惊讶,而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看来记忆枷锁都解除封印了,那么两年前的事情,你想起来了没?”杨问身影不转的问道,同时暗自皱起了眉目似乎是在想什么心事。

楚南diǎn了diǎn头,声音平淡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情:“记起来了,不过距离那个日子不因该还有接近一年么,为什么现在就把我给唤醒?”

身旁的白斩听到两人的对话有些疑惑交加,但却也不好直接询问,于是只好就这么干站在原地,呆呆看着两人的对话。

听到楚南的问题,杨问终于缓缓的转过身形,脸上布满了忧虑:“你因该发现这件事情了吧,这个世界的空间已经开始混乱了。虽然只是偶尔出现的那么几块地方,但却依旧不可否认此事。”

“原来如此,我就説为什么我才在水琅宫里呆上几个时辰,外面竟然都过了一个月。等等,你的意思是那些天外来者是要”

楚南嘀咕了两声之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眼里不由闪过一丝担忧之色。而对方却慢慢diǎn了diǎn头,证实了自己的猜想:“没错Q:你们最初是怎么想到Secret这个点子的?,的确如此。所以在这一个月之类我们已经联合了各方势力抢先驱逐了他们的盟友鬼族,只是可惜鬼域被他们移走,所以并没有做到斩草除根。”

鬼域类似于天界一类的地方,属于强者自辟的异空间。但不管如何他都必须要留下一条通道与大陆相连,否则里面的灵气之类的迟早会完全枯竭掉,而生灵自然也会死。

楚南看着对方的脸,心中却暗自盘算了起来。六道之中鬼族摆明了在玩叛变,虽然自己这边多了个血盟,但相比之下也还是要弱上不少。最为关键的是,仙魔此刻还在忙着互磕,压根就没理会到这边的事情。

或者这些异像只在奥法大陆出现过,所以风辰大陆那边还不知道万年大劫的事情吧。毕竟那里现存的势力可都是上古之后繁衍而出的,根本就没有多少老古董的存在。

如此想了一下,楚南终于明白对方让自己快diǎn回去学院的目的了,于是不由开口问道:“不知,你是不是想要让我将此事告诉魔族与天界之人,让他们停止纷争。”

“没错,我是神级强者,贸然进入风辰大陆会引起不必要的骚动,天界也会察觉这个事情。并且对于我而言两方势力都太陌生了,所以此事只能交给你。”

杨问diǎndiǎn头,肯定了他的猜测。可是后者却无奈的笑了笑,随即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道:“天界那边我或许还可以传达,但魔族那边我却一个人都不认识啊。”

“不,你认识。”杨问笑着摇了摇头,双目如同锋利的剑一般直射心灵,仿佛什么东西都无法逃过他的察觉:“你忘记了,盛飞那xiǎo子可是魔后来该生离开学校寻找刀具后返回族皇子啊。”

出门在外,就上冰火中文移动版

通化哪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许昌妇科医院哪家好
皮肤科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长春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