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长春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我的聊斋画本第一百一十三章鬼将搭配

2020.05.21 来源: 浏览:2次

我的聊斋画本 第一百一十三章 鬼将

除了这个,就是在大火灼烧后,方公子和书生遗留下的物品。

方公子的印章随着主人身死彻底破碎,画笔上的毛发也已经烧焦,剩下一个笔杆可能还有些作用。

不过他腰间的玉佩倒是完好无损,这东西能完美屏蔽气血神魂和炼气修为,是件意外之喜。白泽神魂鬼眼中,方公子一直都是普通人,便是这玉佩的功效。

还有就是那砚台,里面只有一浅层墨汁。具留影镜所说,这砚台已经算得上是法器。功能有两个,一个是保护墨汁功效不失,另外在其中配制研磨墨汁,会被附加一层“灵动”的功效,画出的物体会更加轻便迅捷一些。

书生遗物在大火烧灼下更加惨淡,他也遗留一个砚台,不过相较方公子那个,这个砚台却没附带功效,差了不止一筹。

除此之外,书生还留下一块绢布,上面画着小屋,里面有张时间回到前天书案。书案上面摆着一本薄册,一面铜镜和厚厚一叠画纸。旁边墙上挂着一张古代中医的穴位图,细细看去,图上几个穴位上好像还写着蝇头小字。

饶是绢布上的画栩栩如生,白泽又眼力奇佳,也只能看到这里,画纸簿册和穴位上的字迹完全看不清。

但是能在火中留存,这绢布肯定并不普通,白泽从胖老板的书上翻找起来,他隐隐记得书上有关于这绢布的描述。

胖老板曾在画仙斋呆了近二十年,虽然一直饱受欺凌,但是他也曾修行过画仙斋功法,记下里面不少的机密。

白泽翻到那几页,上面讲述画仙斋功法特殊。正常的功法都是固定从某一个穴窍开启,修行到多少穴窍结束,完成一个大周天渡过明窍。

画仙斋却不同,他们不修周天,只修散乱穴窍,所以他们明窍期理论上可以开通一千穴窍以上。

这样当然有很大弊端,首先就是穴窍开多了,明窍期的修行时间会无限延长。另外,穴窍不连通经脉,形成周天,一次法术的爆发力会降低特别多。毕竟人家是周天百八十穴窍共同发力。

不过画仙斋以画对敌,一身灵力根本不需要爆发,反而是量越大注入到砚台中,形成更有威力的墨汁会效果更好。

所以画仙斋修士上限高,下限低。如果陷入他的画中,就算比他强很多的敌人,也很可能会被玩死在画中。但是如果在外界看破他们的幻术,手无缚鸡之力的画仙斋修士就会变成待宰羔羊。

画仙斋传说,虽然他们的功法明窍期显得兹弱,但是一旦结丹之后,因为开通了大量穴窍筑基扎实,凝结成的金丹品质会极高。

所以画仙斋的明窍法,虽然有十分明显的弊端,但在天地大变之前,任然是原来世界的顶级明窍法之一。

白泽翻了一页,后面写画仙斋重要物品的地方,果然提到了那块绢布。

那绢布是本界画仙斋最重要的传承物品之一,是历任斋主和极具天赋弟子,在里面开窍修行,选择方向的地方。

但是这画布德国足球不是最拉风的历代都由斋主或是斋主传人掌控,如何进入恐怕只有他们才能知道。

白泽尝试感应绢布,可是神魂虽然能感受到上面的灵韵,却好像看小知识:到一块木头一样,拿它毫无办法。

看着书上鬼王所向披靡的赫赫战功,白泽眉头微皱,既然开窍暂时没什么希望,只能尝试转化半妖和借助外物了。

转化半妖无疑是短期提升战斗力最好的办法!白泽攥紧绢布,看向桌上散发妖异光芒的瓶子。

漆黑的夜晚,春雨之后的夜空显得月明星稀,京城不远的一处荒野,四个强壮的军士人首分离,尸体在地上抽搐。一抹白色随风轻轻飘动,纸片人随手将染血纸剑抛弃,一双画上的眼睛盯着虚无的空处。

四张灵符凭空飘在半空中,枯瘦道人观察一会儿,脸上露出不快。他捏动法诀,四道漆黑短刺凭空出现,将空中四道灵魂打碎。

枯瘦道人脸色阴郁,正待继续寻找阳气旺盛的灵魂,身上的铃铛却突兀响起。他拿起铃铛感应一番,脸上却露出喜色,赶着马车向着某个方向赶去。

后半夜,空气有些阴冷。随着铃铛再次响动,一只身高五米有余,青面獠牙的恶鬼从荒野中现行,出现在马车正前方。

枯瘦道人忍不住面带喜色,大笑着跳下马车,他轻轻抚摸恶鬼粗糙的小腿,眼中似水柔情,好似抚摸美丽情人一般。

这时,枯瘦道人头上却传来哭丧的哀求声道:“鬼将大人,咱经测算们已经找到鬼徒大人了,您能不能将我放下?”

定睛瞧去,原来恶鬼手中抓着一个哭丧脸的道士。枯瘦道人轻轻拍了拍恶鬼小腿,那恶鬼有些笨拙,瞪着猩红的眼睛想了一会儿,突然松开了手。

道士从三四米高的地方,“扑通”一声坐在地上。道士捂着屁股,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感到无比疼痛,也不知尾椎骨是不是摔坏了。

他嘴角抽着冷气,却一点也不敢耽搁,满脸紧张地爬起来,就势半跪在地上,有些结巴地开口道:

“鬼徒大人,您还记得小人吗?贫道清灵,曾和您有一面之缘。”

枯瘦道人不置可否,满意地拍了拍听话的鬼将,眼中露出志得意满的神色,随口疑问道:“鬼徒大人?”

清灵道士立即反应过来,“啪啪”扇了自己几个大嘴巴,脸上通红一片,小心翼翼讨好笑着开口道:“瞧我这烂嘴,鬼王大人还请责罚!”

枯瘦道人再次仰天大笑,清灵道士也跟着笑。

一旁高大的鬼将摸不着头脑,也傻兮兮地笑了起来,但是声音粗重无比,隐隐刺耳。清灵道士脑袋仿佛受到了重击,鼻子流出了鲜血。

枯瘦道人安抚住鬼将,背着手问道:“说吧,老鬼死的时候给我带了什么消息。”

清灵道士擦擦鼻间血迹,晃晃脑袋清醒一些,完全不敢耽搁,从胸口掏出一个鬼气森森的布袋,并奉上一封信。

郑州妇科专科医院
希爱力治疗术后ED有效吗
小孩x型腿生理性
他达拉非片的产品规格
安庆白癜风好的医院
鼻窦炎症状表现有哪些
Tags:
友情链接
长春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