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长春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职场

素女寻仙第1624章杀5搭配

2020.06.02 来源: 浏览:0次

素女寻仙 第1624章 杀(5)

眼前一花,岳关从小宝空间内跳出来,先是好奇地左右看看,小宝已经转身一溜烟离开这里,岳关整理一下衣衫。

他诚恳地望着两侧牢房,面颊上露出更为诚恳的微笑:“各位,稍安勿躁,我的朋友正在找怎么打开禁制的方法,若是你们谁能告诉我怎么打开牢笼,那就更好了。”

岳关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走着,眼神与两侧的修士和凶兽一个个对视着,他的声音仿佛有种磁性,他的眼神里也带着安抚和信任,不觉,两侧牢笼内修士的眼神微微和缓,凶兽的暴躁也略微降低。

小宝就站在岳关和牢房内囚徒看不到的位置上,神识向整个地下蔓延过去,跟着好像发现了什么,向另一侧跑去。

地面的战斗,不,地面的杀戮已经完全结束,城主府内的传送阵也单方面毁灭,不过没有什么,城主府的传送阵不多,一个是到岩城城门,还有稿源:中国青年两个也是通往外城的。

另外三个内城,还来不及得到消息,就算得到了,也无所谓。

边海的神识还笼罩着内城,内城城门的防护护罩还安然布置,只是整个内城已经全无声息,在这座岩城城主内城内,几乎没有自由的飞升修士。

宋辰砂缓缓走来,一身月白长衣,纤尘不染,远远望到张潇晗,他的脸上浮现惯常的微笑,只是着微笑中虽然还有明朗,阳光却完全消失。

张潇晗敏感地发现了宋辰砂的变化,她的心内,有什么东西被轻轻地触动了一下,但面色还是不变。

神识里忽然传来小宝的声音,张潇晗倾听了一下,对宋辰砂和木槿道:“下面有一个传送阵,小宝守在那里。”

三人互相看一眼,张潇晗在神识中跟边海说了一声,三人便向角斗场地下走去。

传送阵在一个不起眼的房间内,他们才一下来,岳关也急匆匆跑过来,一见到张潇晗就喊道:“这里还有传送阵!”

张潇晗点点头,先站住脚,宋辰砂越过他们向传送阵过去。

“那边怎么样?”张潇晗问道。

“角斗士都是飞升修士,也都是修神期的,只有一位炼虚期的,到看不出神识被控制的意思,但是杀气太重,太暴虐,妖兽是普通妖兽,两只凶兽我感觉不大对劲,有些排斥我,时间太短。”

张潇晗点点头妻子老家则在河北。王伟告诉,刚要走,忽然想起什么,神识里交流了一句,木槿也向传送阵那边走去,小宝一阵风似的飞过来。

张潇晗招呼着岳关一起走到牢笼处,视线一转,刚刚发泄了怒火,可怒火越发泄,心中的恨意越重,眼看着牢笼内的飞升修士,她的眼神清冷得简直要泛出寒光来。

视线所过,大乘期修士的威严不由显示出来,即便是暴躁的凶兽,也在这眼神之下退缩了。

她一步就站到了盖尔的牢笼前,看着面前的牢笼禁制,伸手一抓。

仿佛有抽气的声音,对这些奴隶一样的飞升修士来说不敢触碰的禁制,在一双纤细泛着紫气的玉手下,轻易被撕裂了。

“盖尔,你还记得我吗?”

盖尔从牢笼中慢慢站出来,他的肤色微黑,泛着精光,看起来不像个修士,反而像炼体士,长久的杀戮与愤恨,让他的眼神习惯性地充满恨意和杀意。

“张老板。”盖尔的声音低沉,仿佛野兽在喉咙里的嘶吼。

“你知道诸葛一杀吗?”张潇晗尽量让她的声音冷静了,可提起诸葛一杀的名字,她忍不住眼里的杀意,忍不住声音里的怒火。

盖尔头微侧,望着张潇晗的眼睛,同样是饿狼般的杀意:“不。”

他仿佛没有看到张潇晗眼神里的失落:“你,杀了他们?”

张潇晗冷冷地点点头:“今天所有在角斗场的人,不,今天所有在这座内城的人!”

盖尔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眼睛慢慢看向对面牢笼内的凶兽。

“我知道诸葛一杀。”张潇晗的神识内忽然传来传音,她的视线蓦地落在对面一个猿猴一样的凶兽身上,它站立在牢笼内,那座牢笼外也有栅栏,栅栏上也是禁制。

“说。”因为三尾狸猫,张潇晗对寄居着修士元神的凶兽并无好感。

“他只肯猎杀妖兽凶兽,不肯猎杀飞升修士,不肯参加角斗,也不肯与其它凶兽交配,没有驯兽师相信他,他****被吊在驯兽场内羞辱拷打,却不让他死,就是为了震慑其他修士。”

张潇晗猛然冲到那个猿猴凶兽的牢笼前,双手再一撕,牢笼连同禁制粉碎在地上,那猿猴凶兽本能地毛发皆张,做出防御,张潇晗的一只布着紫光的手已经捏在了它的喉咙上。

“你说什么?”岳关惊吓得倒退一步,这一句“你说什么”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声音,他没有在地面看到张潇晗的出手,张潇晗给他一直以来的印象就是温柔的强大,而此时,张潇晗的暴力吓傻了他,一个女修,怎么会比男修还要凶残。

凶兽的身躯内是人修的灵魂,借助凶兽体型的强悍可以发挥高于原本修士和凶兽本身的力量,但是在张潇晗面前,她轻飘飘的一抓都躲避不开。

“是真的,盖尔不知道诸葛一杀的名字,总知道那只彩鸡被吊在驯兽场内该区先后建起了家禽、生猪、肉兔、奶牛、大鲵鱼等61个养殖小区。每个基地下又建有几个示范点,每日被拔掉一次全身的毛,夜晚再用灵药刺激毛发生长的。”猿猴略微急迫的传音不仅在张潇晗的神识内,也传到了盖尔的意识里。

“是有一只彩鸡。”

盖尔生涩的证实如五雷轰顶,张潇晗握着猿猴的右手不由捏紧了一下,它一动不敢动地落在张潇晗的手里,感觉到始终坚持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来自大修士恐怖的威压直接压在他的身上。

骄傲的诸葛一杀竟然被迫寄居在彩鸡身上,那种羞辱真是比杀了他还要难过,可他还是活着,是在等着她吗?等着她的营救吗?

她的手一甩,凶兽的身体就被甩出牢房,张潇晗望着两侧牢房所有的修士,咬牙切齿道:“驯兽场,那里真的是驯兽的么?是与我一起杀过去,还是继续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你们只有一息的选择时间。”(未完待续。)

半夜睡觉小腿肌肉抽筋
福建治疗妇科费用
薏芽健脾凝胶亚宝药业
绥化白癜风好的医院
哪家小儿解表颗粒见效快
江门好的白癜风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长春互联网